圆梦之旅——魏邕宏
录入时间:2014/6/25 8:33:19 来源:未知 作者:河源市源城区光明学校 阅读:692

  一自光明种子栽,耕耘九载绣成堆。

  今日初识东风面,万紫千红次第开。
 
  以上一首小诗原是去年高考放榜后有感偶成。当时民办光明学校考生叶树勋考分荣居河源市考生首位,被誉为市高考“状元”。河源教育界突然闯出了光明学校这一匹“黑马”,诧异者有之,探问者有之,赞誉者有之。一时间街谈巷议,沸沸扬扬。源城区政府大门外围墙上高高张挂的大红布条却明白无误地对光明学校这一业绩、对叶树勋“状元”表示祝贺。我作为该校的顾问,对学校几年来风风雨雨的历程略知一二,感触之余写了几首旧体诗,这就是其中之一。这间学校由授课于一个私宅里的厅室到现在拥有四个颇有气派的教学区,从一个小学复式班发展到幼儿园、双语学校、实验高中一条龙的完整办学模式,从曾经被人们不屑一顾的私立学校到摘取高考“状元”桂冠,从全省五光十色、各显异彩的8000多间民办学校中崭露尖角,被评为首届广东省民校“十佳”之一。九年征程,既有崎岖,也有坦途,而光明人的心血终于浇灌出鲜艳的奇葩。面对这一奇迹,岂能不放声讴歌!

  光明学校能脱颖而出,是因为她有独特的一帜,她的办学模式既脱胎于全日制中小学,可又不完全照搬。她现在是拥有近五千学生,颇具规模的大型民校,她与曾经名噪一时的贵族学校迥异,走的是平民化道路。他的创办人既非来自教育界的名流,也不是腰缠万贯的大款。她的办学目的非常明确,两句话:“为政府分忧,为社会育人。”

  光明学校的教育质量与市里一些拥有丰富资源的公办中小学相比毫不逊色。去年是她第二届高中毕业生高考,考取本科的30人,高考成绩居源城区前茅。今年高考又进一步,考取本科以上38人,其中重点10人,中考成绩居市区第一。多少孩子在光明学校圆了他们的读书梦、升学梦!多少曾被推出校门的孩子在光明学校躲开了社会上一些污泥浊水的冲刷而圆了他们的健康成长之梦!

  十年前,陈集珍夫妇为满足邻里们的要求与嘱托,打扫好自家厅堂,请了三位老师,从把入学无门的孩子接进来起,他已经开始萌发“名校梦”,当年他就不赞成教育主管部门领导称学校为“光明小学”的意见,而坚持称“光明学校”。可见,对将来他充满憧憬。

  陈集珍老人年轻时的上学梦是中断了的。命运安排他几十年都在农村摸爬滚打,更亲眼看到了多少有为的农村青年梦断求学之路,现今他从林管局副局长的位置退了下来,自觉精力还充沛,面对家宅周围的几万人口的“新移民”区竟无一间学校以及孩子们渴求入学的眼神,他毅然决定把“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树人大业,当作自己晚年继续为国家为人民作奉献的唯一选择。接着群众要求办中学。校舍哪里来?资金哪里来?举家商议,夫唱妇随,孩子听命,抵押住宅,贷款建校。虽说不上是毁家纾难,却实在是破釜沉舟,以一位没有什么学历文凭的“老外行”,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办学校,有人佩服其勇气,却有人暗自嘲之为“傻子”,讥之为“发梦”。

  无独有偶,恰在此时,又一个发着美梦的“傻子”加入了这个行列。此人就是现任学校董事会副董事长兼副校长的缪贵昌。当时他是市财政局一名被安排下海当经理的年轻科级干部。凭他几年来搏击商海的经验,不难积累更多的财富,如果返局从政,青云之路亦可拾级而上。某些人正羡慕他“春风得意马蹄疾”。然而人各有志,缪贵昌自己艰难的求学历程,早就在他心中萌发了帮助困难孩子们圆上学的“美梦”。他放弃了从商从政的大好前程。缪贵昌的决定在市财政局激起了小小的波澜。“财神爷”们深知年年下拨的教育经费之难,你小子竟还敢于去探这个无底洞,岂非“傻子”?最后丢给他的一句话是:“以后别指望局里有钱支持你!”但缪贵昌却是义无反顾,把下海时的积累加上东挪西借,全部投入。于是两个相见恨晚的一老一少联手了。学校董事会成立了,在饱经风霜老成持重的陈集珍带领下,共同为实现名校梦而使各种尽招数。

  没有梦想便没有追求,没有追求哪来的美好现实?怀着崇高的理想,朝着既定的目标,付出了不懈的努力,有梦想终能达到成功的彼岸。梦有各种各样,实现梦境的道路也各有不同。光明人始终不忘植根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之中,不忘初衷,他们选择的是一条平民化的道路。招生低收费(只比公办学校稍多了一点,因为没有政府拨款,群众是满意的),广收容;教学上高标准,高质量;作风上讲品德,严要求。董事会成员以身垂范,和教职工一样只领本分工薪,从未谋求分红。学校财政原则上是成本办学,滚动发展,而且至今仍属于赤字运行。

  这样的“家长”,感动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老师,都把光明学校当作自己的家,协力同心共同编织光明之梦。在光明圆了自己美梦的还有一群莘莘学子。
 
  叶树勋,东源县老游击区一个农家的孩子,他有自己的名校梦,然而家境贫穷,“英雄”志短,日夜常思,难圆好梦。在高考征途中,他几经波折,最后把自己的梦想诉诸于光明学校的领导们。学校领导见他是块好料子,热情地把他接进来,不仅在学习上和生活上给予照顾,更多的是对叶树勋的鼓励与严格的要求,态度鲜明地支持他考清华。一年过去了,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叶树勋圆了清华梦。

  李少愿,又一个边远山区的穷孩子,因被风车砸伤无钱医治而不能直立行走,只能每天爬到学校上课。广州军区领导从报上看到他的事迹,指示南方医院将他接去给予免费治疗,手术成功,李少愿回到了家乡。但家贫如故,难解读书之结。光明学校领导亲自开车去把李少愿母子接到学校,并表示要免费供李少愿读完光明学校全程,并安排他母亲在学校工作,方便她照顾李少愿的生活起居。五年过去了,现在李少愿已读完了小学五年级,年年成绩都在10名以内。李少愿的求学梦圆了。

  更多的是参加国家的、省的、市区的各种各类竞赛中获奖的光明学校的孩子们,他们每一个都尝到了美梦成真的甜蜜。从登台表演英汉对话及各种文艺节目的孩子身上也可以看到,他们无一不在抒发自己的美丽的梦。

  陈集珍,这位闪烁着夕阳异彩的老人和正如初升朝阳的缪贵昌一起,引导一批批有追求的孩子们圆了自己的梦,陈集珍和缪贵昌及更多光明人的梦却可说圆了又圆。省里已把光明学校作为全国先进民办学校之一报到教育部,人们正期待有一天河源市私立光明学校正式被公布为国家级的先进民校。到时候,光明人还将萌发新的更高的追求,编织更加辉煌的梦境,并将奋发前行。

【原载2004年《光明之路》,作者系原东源县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河源市区保健福利协会会长、《夕阳红》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