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源城区光明学校主站,今天是:

源城区光明学校20周年校庆专题

通知公告

图片新闻

服务之窗

   阅读文章

【专题报导】记录航天翘楚——张其彬历史事迹

录入时间:2014-11-6 14:26:34 来源:未知 作者:河源市源城区光明学校 阅读:1687次

在河源,如果要找出一位对祖国航天事业、国防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那么张其彬当之无愧。张其彬,男,汉族,1935年生于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黄村镇三洞村。高中曾就读于家乡的河源中学,196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现已并入哈尔滨工程大学),中国导弹专家、卫星发射专家。

   

航天翘楚张其彬历史图片展揭展,“壮士”亲临家乡

 

   【河源日报讯】11月3日,由市政协主办的《大漠壮士 航天翘楚——中国导弹专家、卫星发射专家张其彬历史图片展》在市文化馆揭展,展出河源籍中国导弹专家、卫星发射专家张其彬传奇人生中的精彩图片。市委书记何忠友等市领导会见了张其彬一行。

 

  会见中,何忠友亲切询问了年近八旬的张其彬的身体状况。何忠友说,张其彬是我国国防事业、航天事业发展的参与者,为我国国防事业、航天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是河源人民的骄傲。他希望老人家保重身体,常回家乡看看,感受河源的发展和变化。

 

  在当天上午举行的张其彬历史图片展揭展仪式上,市政协主席龚佐林指出,市政协主办这次图片展,旨在让更多的河源人认识和了解张其彬的奋斗精神和奉献精神,深刻感悟“两弹一星”精神的丰富内涵,谨记一个时代曾为国家和民族作出重要贡献的人们,谨记一个时代的中国人自强不息的奋斗足迹。

 

  1935年出生于河源县黄村镇(现东源县黄村镇)三洞村的张其彬,是我国国防事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亲历者、见证者。1964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现已并入哈尔滨工程大学)毕业后,张其彬一直在大西北从事第一线的国防科研试验工作。从1977年至1988年,他在戈壁滩上主办过148次发射人员培训班,参加、指挥过包括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第一颗试验通讯卫星在内的44次运载火箭和卫星发射、测试工作,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两次,受过嘉奖7次。

 

  据介绍,虽年近八旬,在外工作近六十载,但张其彬对故乡的感情丝毫不减。其夫人田绍华女士说,张其彬时刻心系故乡,对邮寄过去的《河源日报》,每期都认真阅读,通过报纸了解河源的情况,寄托思乡之情。

 

  据悉,张其彬历史图片展展期90天,市民可前往市文化馆观展。

 

  市领导龚佐林、黎意勇、具铁祥、唐汉芳、梁国华等参加会见活动;市领导龚佐林、黄建中、赖泽华、吴素香、具铁祥、黄晨光、唐汉芳、钟木邦、梁国华、成伟明、张国权等参加揭展仪式并观展。

昨日,在市文化馆,少先队员向张其彬及其夫人田绍华献花。

【由市政协主办的《大漠壮士 航天翘楚——河源籍中国导弹专家、卫星发射专家张其彬历史图片展》于2014年11月3日上午10时在市文化馆揭展,展期90天。】 

 

————线————

 

張其彬:先后3次亲临光明学校讲学

 

国家著名导弹、卫星发射专家张其彬(右二)1998年至2010年先后3次到源城区光明学校讲学,鼓励学生发奋学习,报效祖国。

 

————线————

河源张其彬:共和国强国梦筑梦人 

试验通讯卫星发射前,张其彬在发射场前留影。

核心提示:1966年10月27日,我国在酒泉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进行了著名的导弹核弹结合试验。当时,兰新铁路停运,数百万居民紧急疏散,发射阵地只留下7个人:高震亚、王世成、颜振清、佟连捷、徐虹、张其彬、刘启泉。

  【河源日报讯】当日上午9点,导弹携原子弹呼啸着腾空而去,在设定的地点爆炸。至此,中国宣告两弹结合试验成功。留在发射阵地的7个人,后被称为“七勇士”。

  一生中最大的光荣:亲手把核导弹送上天

  张其彬是1935年生于广东省河源县黄村镇(现东源县黄村镇)三洞村的农家孩子。高中毕业时,刚好海军提前招兵,学校选送体检,他被选上了。1957年,入伍两年后,张其彬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下称哈军工)导弹工程系自动控制专业。由此,部队为张其彬开启了一道读书报国之门。

  从海军东海舰队到哈军工,从酒泉到西昌,张其彬先后当战士、班长、学员、技术助理员、技术参谋、技术组长、技术室主任、团副参谋长、副团长、副站长、团(站)党委常委,兼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科技委员会委员、团(站)科技委员会主任、主任工程师,驻厂(所)军事代表;技术职称也由工程师到高级工程师。

  1966年10月27日,我国在酒泉西北综合导弹试验基地进行了著名的导弹核弹结合试验时,张其彬参加“两弹”试验临时发射阵地的建设和负责试验的技术协调,编制测试发射程序和操作规程。在“两弹”试验的最后阶段,张其彬和其他六名技术人员进入地下控制室,张其彬负责技术控制和测验。

  地下控制室距“两弹”发射平台约100米,距地面4米,圆形,直径约3.5米,面积只有十平方米左右。里面备有七天的食品、水和氧气发生器,以备万一试验失败,7个人还可在里面坚持7天,以待救援。不必讳言,核武器和导弹捆绑在一起发射不成功是个什么概念。也正因为如此,所有进入地下控制室的军人都写了“决心书”(遗书),大家都做了最坏的打算。

  40多年后,张其彬回忆起这次完全有可能“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历史性时刻时说:“我能够成为”七勇士“的一员,亲手把核导弹送上天,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感到非常骄傲。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光荣。”

  参加、指挥49次运载火箭和卫星发射测试工作

  1964年,张其彬从哈军工毕业后,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了7年。1970年,张其彬奉命到四川西昌靶场勘测定点,设计施工,组建试验部队,着手建设西昌卫星发射基地。从酒泉到西昌,张其彬先后49次参加和组织指挥东风二号甲、东风三号首次发射试验,东风二号甲定型试验,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我国第一颗定点试验通信卫星东方红二号和东方红三号挖潜增程试验,参加跨国“金轮工程”的建设等。张其彬曾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嘉奖11次。

  如果把强国梦比作一首史诗般的交响曲,张其彬就是其中的一个音符,一个乐句,一段旋律。

  历史并未尘封--中国国土虽然辽阔,但积贫积弱150多年。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入侵,巴黎和会,济南惨案,南京大屠杀,等等,中华民族的历史屈辱和伤痛记忆犹新。中国要扔掉“东亚病夫”的帽子,唯有自立自强。可以说,核武器是一个大国之胆,卫星是一个大国之翼。中国想搞核武器,想搞航天事业,就是想从此不再被欺侮,不再遭蹂躏,不再矮人三分,这就是国家价值的认定。

  中国要强大,注定是一出大戏,张其彬就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和所有参与设计、制造、试验导弹和卫星的航天工作者一样,这个角色就是中国强国梦的筑梦人。

  艺术家陈丹青说:“没有人格的分量,谈不上生命的剧情”。

  张其彬的人生历程,有点像传统的中国士大夫的读书之路,但张读书并非为了取仕,而是以自己的聪明、智慧、勤奋、刻苦报效国家。他对国家的召唤毫无二心。他与一群与他一样怀着梦想的军旅专家、工程技术人员一起,远离家庭,远离都市,越戈壁,拓荒原,进大山,为强国梦奋斗。

  结发16年,妻子才从电视上得知他的身份

  张其彬是一个有担当、有使命感的军人知识分子。他有军人的血性,自觉自警,坚忍不拔;有知识分子的品格,锲而不舍,孜孜以求;有常人的人性人情,对亲人、对家庭、对家乡、对母校,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奉上赤子之心。

  值得一提的是,张其彬的夫人田绍华女士,一个坚韧、贤惠、心地善良而有着优雅气质的职业女性,在丈夫远离家庭工作在外的22年里,一人承担了张家的全部事务,成为张其彬事业的强大的家庭后盾。她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因为劳碌,流产了,她并没有告诉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后来的两个孩子出生,因为公务,也因为路途遥远,张其彬都没能陪在妻子身边。

  张其彬父母、岳父母4位老人先后病重去世,由于工作原因,张其彬都没能回家,是田绍华来回奔波料理后事。由于保密原因,4位老人去世时,他们只知道张其彬为军人,并不知道在部队具体做什么工作。田绍华知道丈夫的身份是在结婚16年后,那时我国成功发射第一颗通讯卫星,张其彬上了电视,田绍华才知道丈夫在做什么。

  1976年的唐山地震,灾及天津,田绍华带着两个孩子,住窝棚一住就是两年。待两个孩子稍大一点的时候,一个读小学,一个读幼儿园,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田绍华要早晚骑着车两头接送。那份艰辛,那份枯苦,只有身历其境,才能真正体味。

  田绍华用汗水、心血浇灌了丈夫的事业,用孝心、爱心滋润了一个家庭。正是由于她的承担,张其彬得以百分之百的专注于自己从事的工作。

  【采访札记】

  张其彬让我们谨记一个时代

  张其彬启发我们对存在价值和意义的追寻,启发我们寻找支撑其生命体的内在动力因素。

  张其彬生长的年代,先是日本侵华,后是国共之战。张其彬的童年和少年,是在贫穷和困厄中度过的。10岁时,张其彬背着简单的食品行囊走出山门,到20多里外的小学读书。少年张其彬,在带霜的冬晨,因衣着单薄难御寒冷,他甚至要在路旁烧热一块石头,然后用纸或破布包着带到学校,在课室里暖和双手。他深知上学机会不易,拼命读书,成绩一直排在班中的一二名。小学四年级上完后,家里再没钱供他上学,只好休学了。

  1949年全国解放,张其彬才得以复学,五年级读了半年,第二年读六年级下学期,中间有一年课程没念过,但小学还是顺利毕业了。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张其彬靠助学金读完初中。因此,他懂得苦难,懂得珍惜。即便是在参军以后,在每月仅有的7元钱津贴里,他也尽可能省下来寄回老家。

  在酒泉基地,千里戈壁,荒无人烟,他和他的同事们餐风露宿,攻坚克难,硬是把一个个有关导弹和卫星发射的难题克服。因此,他懂得“奋斗”两字的真正含义。

  在一个有快意也有痛感的社会,张其彬让我们谨记一个时代。

  读书的刻苦,专业的追求,报国的热忱,困苦与立志,磨砺与奋斗,拼搏与奉献,张其彬的追求深挚、持久,体现的是那一代人与生俱来的纯粹和本真。他们朴实的气质,宽广的胸襟,纯净的内心世界,对如何重塑我们的国民精神,修复我们的精神缺失,无疑有着积极的久远的价值和意义。

 

【张其彬年表】

1935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县黄村镇三洞村。
1950年,就读初中。
1955年,高中毕业,为河源中学首届高中毕业生。
1955年7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1957年,考取中国人民解放军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自动控制专业,开始了为期七年的军校生活,其中预科学习一年。
1964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从哈军工毕业分配至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授予中尉军衔。其后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1966年,参加“两弹”(导弹原子弹)试验,参加临时发射阵地的建设和负责试验的技术协调,编制和测试发射程序及操作规程。
1966年10月27日,我国“两弹”结合发射试验成功。发射前,时任技术助理的张其彬和另6名工程技术人员进入地下控制室,实施发射的技术控制,被誉为“七勇士”。
1968年,在北京与田绍华成婚。
1969年,参加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准备工作。
1970年4月24日,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成功升天,张其彬担任阵地指挥员,也是第一位阵地指挥员。
1970年6月,被调往四川,从事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选址、勘察和建设工作。
1977年,开始组织专业技术训练班,先后共148期。
1979年9月,被评为工程师。
1979年10月,出席中国宇航学会第一届全国会员大会。
1983年8月,晋升为高级工程师。
1984年4月8日,参与发射我国第一颗同步定点的试验通信卫星工作,荣立二等功。
1985年5月,调往二炮驻天津地区工厂军事代表室工作,后被留在北京参加某型号战略导弹挖潜增程的研究试验。1985年9月15日,战略导弹挖潜增程试验成功。1986年,张其彬因此获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二等奖。
1988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
1989年12月,奉命出国执行“金轮工程”任务,到沙特阿拉伯20个月,担任维修中心顾问专家组副组长,1991年8月回国。
1992年10月,开始享受国务院授予的政府特殊津贴。
1993年,获河源市宝马经济文化交流中心特别奖。
1993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评为优秀毕业生。
1993年,晋升为技术5级。
1996年4月,从副军级退休。现居天津。
1997年至今,其家庭曾被评为全国十大“五好文明家庭”,并多次被评为市级、区级文明家庭标兵户,其本人也多次荣获市级优秀称号。

 

————线————

 

張其彬:家鄉的事情,我都知道

 

田紹華說,河源山清水秀環境好,是個養老的好地方,夫婦倆曾經一度動了心,準備回鄉養老,但後來由於醫保問題無法橫跨天津、廣東兩地,只得作罷。

  

  步入耄耋之年的張其彬,已記不清1955年參軍之後回過家鄉河源多少次了,也記不清自己是哪一年退休的了,在給記者簽名留念的時候,幾次將“11.3”寫成“3.11”。在一旁照看著他的夫人田紹華笑吟吟地解釋,老張精神沒以前好了,記憶力也衰退了,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

 

  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家鄉的一往情深。他依然記得,他是1955年從河源參軍的;記得參軍兩年後,他第一次從部隊回鄉探親;記得婚後第一次帶夫人回東源黃村老家時,要經過一條河,淌過一座竹橋;記得大嫂當時是挑著籮筐來幫他們搬行李的……

 

  在張其彬兩個兒子甚至是孫輩的籍貫欄上,都填著“廣東河源”4個字。田紹華說,河源山清水秀環境好,是個養老的好地方,夫婦倆曾經一度動了心,準備回鄉養老,但後來由於醫保問題無法橫跨天津、廣東兩地,只得作罷。

 

  前些天,當家鄉發來邀請,說要為張其彬舉辦一個歷史圖片展時,田紹華有點猶豫,畢竟先生年事已高,又山長水遠的。讓她沒想到的是,張其彬很高興地說,“能去,能去,一定去!”

 

  在天津也有客家人,張其彬見到客家人,聽到客家話,都覺得很親切。離家幾十年,張其彬雖然依然能聽懂家鄉話,但已經不會說了。田紹華記得,有一次張其彬回鄉時,受邀到一所學校給學生們講座,為了拉近和家鄉學子的距離,他決定說家鄉話。讓他啼笑皆非的是,自己的“家鄉話”家鄉人已經聽不懂了。

 

  田紹華說,離鄉多年,加上退休前一直在外工作,生活條件艱苦,張其彬對飲食從不挑剔,但家鄉的釀豆腐卻一直讓他唸唸不忘。她在天津時,曾從市場上買來豆腐,準備嘗試著做做客家釀豆腐,讓張其彬體驗下家鄉的味道,但天津市場上的豆腐與家鄉的不一樣,肉餡一放進去,豆腐就開裂了。

 

  儘管人生中只有1/4的時間是在河源度過的,但對於家鄉最近十多年的變化與發展他了然于胸。因為退休後十來年裏,每隔一兩周,厚厚一沓最新印刷的《河源日報》走過幾千公里的郵路,抵達他在天津的家。以致于張其彬每次回鄉時,都會很開心地跟家鄉的親人說:“雖然我很少回來,但家鄉的事情,我都知道。”

 

 

—— 以上图文来源于河源日报、河源乡情报,光明学校综合整理报导。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