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源城区光明学校主站,今天是:

源城区光明学校20周年校庆专题

校园动态

图片新闻

服务之窗

   阅读文章

光明学校 --- 筑就特色优质教育品牌之路(十五)

录入时间:2019/11/14 14:43:58 来源:河源市源城区光明学校 作者: 阅读:809次

光明学校25周年访谈录


编者按:

今年,是光明学校创办25周年。25年,光明学校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传统到特色,从简陋到优质,从单一到多元,筚路蓝缕,风雨无阻,为河源民办教育竖起了一面亮眼的旗帜。光明学校无论是决策班子、教学团队,还是后勤人员,始终秉持学校创始人陈集珍“一切为了学生”的办学理念,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办教育。25年前,光明学校为社区平民孩子点燃了求学之灯。今天,光明学校已成为众多学子追求卓越实现梦想的金色摇篮。新起点,新征程。光明人更为自己树立起办“百年老校”及国际化学校的更高远目标。

值此光明学校创办25周年庆之际,我们采访了老师、学生、学生家长、民办教育专家等近40人,我们试图以亲历者的经验、眼光、思考观察一家民办教育机构的发展历程。现在您看到的访谈录,是此系列的一篇。本系列共34篇,除采访者与受访者的对话外,还有访谈视频片段。感谢读者诸君一直以来对光明学校的关注与支持。光明学校的每一个进步,都饱含你的热忱和推力。


(本系列逢周四推送,敬请留意)

受访者:何红霞

采访札记

何老师是光明学校的资深教师,在光明从教已22年。翻看光明双语学校的历史,可知何老师是光明双语学校的第一批教师之一,也可以说是该校双语教学的奠基者之一。她珍惜自己在光明学校的从教经历。22年,她获得的是锻炼、提升,再加上她的用心,获“优秀教师”称号,当是顺理成章的事。她的学历不算高,但依附于光明学校这样一个“一心一意做教育”的集体,教学相长,何老师在教学实践中不断提升自己,正如她说的:“我觉得做教育是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教育就可以了。”联系起光明学校最近获得的“广东省当代优质民办学校奖”,再看光明校史——弱势起步,创办者亦非教育行家,办学期间曾因校舍资源制约而不得不暂做“减法”,但“特色、优质”则是他们的“加法”,并以此当作自己办学的终极目标。光明学校能在河源地区民办学校中始终保持前列位置,光明人上下一致的“用心”是根本的保证。


跟光明人一起做教育,我觉得很荣幸

采访时间:2019年3月22号下午

采访地点:光明剑桥双语学校招生办

受访人物:何红霞

任教职务:光明剑桥双语教导主任及少儿英语研究中心主任

执教时间:1997年8月入职,执教22年


采:您好何老师。

何:您好。

采:请您谈谈到光明学校前后的一些经历,获得过什么荣誉和奖励?

何:我1997年从河源师范学校毕业之后就来到了光明学校,至今已经22年了。在这22年里,我曾多次被评为“源城区优秀教师”,曾被评为“光明学校模范教师”、“广东省剑桥少儿英语培训系统先进个人”。在剑桥少儿英语全国统一考试及各项竞赛活动中,所辅导的学生都能取得比较优异的成绩。

采:我记得您是剑桥双语学校最早的英语老师。

何:对,光明双语学校是1998年开始办的,开始办的时候我就来了。

采:那时候办学的情景怎么样,您能回忆一下吗?

何:那时候只有50个学生,学生是比较少的。也就是说从当初的50个学生发展到如今的1500多个学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采:您参与了光明剑桥双语学校创办的过程,直到现在,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何: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要搬迁至新校区。就是去年吧,我感触是非常深的。因为我们当时那个学校是租的嘛,租部队的地方。然后就突然就接到一个通知说要撤离,老校区要撤离。我那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点心酸,因为毕竟是在那里教了二十几年嘛,突然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让我成长的地方,感觉很舍不得。同时也为学校感到高兴,因为我们有一个新的校区新的希望,肯定有新的成绩。

采:我记得剑桥双语学校是我们河源市最早引进外教来教学的。

何:对。

采:您能不能谈谈那些老外给我们上课时有趣的故事,或者给您的启发,或者给您的收获?

何:从开办到现在,我们双语学校就陆陆续续请了好多个不同国家的外教到学校来。

我觉得外教到我们学校来执教,对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起了很大作用。然后就是在营造英语氛围方面,作用是比较大的。我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西方国家比较轻松比较自由的教学模式。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觉得西方国家的那些英语教育相对来说比较前卫。学生也很喜欢外教到我们学校来任教。

采:他们在这里生活习惯吗?

何:有一些习惯,有一些是不习惯,大部分外教都是习惯的,因为既然他们能到中国来,他们的适应能力还有挑战自我的能力应该是比较强的。

采:这点给您什么启发吗?

何:我觉得做教育是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教育就可以了。

采:您是师范毕业出来的,您对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的概念有什么看法?

何:我觉得公办学校是铁饭碗,对于老师来说比较稳定。民办学校比较有挑战性,可以学到比较多的东西,因为有压力才有动力嘛。在民办学校的压力是比较大的,我们都会变这种压力为动力,不断的提升自己。

采:您在光明学校教学期间曾经遇到过什么困难或者挫折,您当时的心情怎样?

何:在民办学校任教二十几年,我曾经想过跳槽,因为压力太大了,感觉有时候工作比较累,也想过去考公办或者到其他学校去,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在这里教了二十几年,舍不得这里。还有我们光明学校的办学精神打动了我。

采:也就是说您对光明学校从感情上离不开它。

何:对,离不开。因为从我进光明之后,学校给了我一个很大的锻炼平台,包括我的婚姻,也是跟光明学校有关系的。

采:如果让您重新选择,您还会选择光明学校吗?

何:会的,一定会。

采:为什么?

何:因为可以锻炼自己,挑战自己。跟光明人一起做教育,我觉得很荣幸。

采:我听其他老师说光明学校就像一个大家庭,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您有这样的感觉吗?

何:有,因为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大家有缘在一起,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关心,互相提高。

采:您现在是个中层干部,也负责一方面的工作。在教学中,您如何对待学生?

何:教育是门艺术,是一门爱的艺术。我任教二十几年,始终坚信:“只有用爱才能教育好学生。”然而,真爱学生并不是那么简单,需要教师用自己的人格,真才,真情,真心去引导去教育。教育教学中,想学生之所想,急学生之所急,处处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做学生的知心朋友。尤其是对待学困生,我们更要用自己的爱心、耐心去教导学生。让他们一步一步的向前,然后不断的提高自己。

采:现在双语学校从去年开始搬入新校址了,您怎么看光明学校的前景呢?

何:我觉得光明的前景还是美好的,因为我们学校有特色,有属于自己的特色,一个是我们的剑桥少儿英语,一个是我们的第二课堂。我觉得把我们的特色办出来,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采:您还有什么话要对学校说或者对公众说的吗?

何:我非常感谢光明学校,二十几年,让我在这个平台得到了很多的锻炼,也充实了自己。希望光明学校今后越办越光明。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admin)